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梦中的额吉-驼梁——虽一般,却有着如此丰厚的内在和美丽

海外新闻 时间: 浏览:287 次

本年八月游驼梁时,忽觉,山也是有品质的。

驼梁坐落晋冀两省交界处,属巍巍太行山脉,与释教名山五台山遥遥相望。车驶入驼梁地点的大山,心便振奋起来。呈S形回旋扭转而升、并不宽广的山路上,大巴车昂头轰鸣,弯弯转转钻入大山深处。透过车窗仰视,峻峭的石崖斜压而来,又于身侧倏忽而退。乜眼仰望,行过的山路曲折如带,似悬于崖畔,心不由颤栗。将目光拉回,又循山望去,大山透出触目惊心的美!那自车窗闪过的一处处斜斜的巨大断层岩和壁上高高拱起的褶皱,不是这儿曾历过剧烈地质运动的印迹么!在绝崖石隙间,一株株凹凸纷歧的绿树伸枝展叶,为冷硬的山体覆了生命的翠色。跋涉中,后有山溪忽现,于一侧涧中汩汩作响,悦然成趣。

车至驻地,已是正午。依照行程,当天下午是峡谷漂流,第二天方是登览驼梁。

驼梁主峰海拔2281米,较五岳独尊的泰山尚多出700余米,追想车入山时心里的震慑,幻想驼海东青梁,应是巨大陡峭、巨石腾空、攀爬中或有险象惊心、留下刻骨形象的。

而当进入景区,顿觉少了骇人的气势,乃至没有初入山时的巨大气候,却多了几分清幽、安静、质朴与安闲。山间并不开阔,路也仅够两三人、宽广处至多不过四五人并行。上山的路逶迤悠扬、慢慢而升,或是整齐的石阶,或是缓斜的碎石路,或是舒适的木阶,或是平展的木板路,没有一点点高不可攀的凌人之姿和陡直难登的阻拒之象。在山的环拥里,人就像偎在母亲怀里的婴儿般安闲。抬眼四顾,周围黛青的山峰近在咫尺,似正对咱们昂首凝睇。哦,驼梁,竟是这样的简单接近!她多像一位母亲,在等着她的儿女一路上来,好把他们高高举过头顶!难怪,爬山的人都面含笑意,沉着、惬意而轻松。部队中不乏已步入老龄队伍的叔叔阿姨,又有被爸爸妈妈牵在手中、抱在怀里的幼童。还有,跟随主人脚步的棕色泰迪犬,小小的绒团儿似的身体一纵一跃跳上一阶阶台阶。

踏着弯弯的山径前行,眼前铺展开跌宕起伏的绿。万物经了前一天雨水的洗濯,潮润润的。被雨水和绿植滤过的空气新鲜而清冽,吸一口,爽透全身,惹得一位阿姨不住地说,能住在这山里该多好。旁有游客打开双臂,振奋大街,深呼吸吧,空气里都是负氧离子!哦,这多得益于青青的山林!自云顶草原之下,山间多为各色树木,高矮粗细巨细形状纷歧,却一概是青的枝绿的叶,纤尘不染、蕴满水似要滴落的姿态。部分成片的白桦、红桦,蓊蓊郁郁,已成了气候。云顶梦中的额吉-驼梁——虽一般,却有着如此丰厚的内在和美丽草原处密植的松树,堪比塞罕坝接天的松海。散生的乔木灌木亦不择地之薄厚、境之险夷,土中石隙相同的繁荣着。间有多年的老树,大约遭遇过某种天然界的外力,或弯了身子,或俯伏地上,或树干部分生了大洞已成中空,或从中心裂开,更有梦中的额吉-驼梁——虽一般,却有着如此丰厚的内在和美丽一株大树简直倾倒于地,八成的梦中的额吉-驼梁——虽一般,却有着如此丰厚的内在和美丽根须已拔出地上,但,它们仍然枝青叶绿。是怡人的驼梁赋予了它们生命的生机吧,心里不由生出一丝感动。人,只要到天然中,才干感触生命的不平缓繁荣!这满眼骀荡的绿风,拂去了我浑身疲累,不由更添了力气。

山多石,便有了峻朗之色,又多瀑,便添了灵动之趣。驼梁,便在这石静水流中尽展风情。

石壁多为斜卧,不论重心倾向何方,都有着柔缓的线条,虽历经年月风雨的剥蚀,已有了块状或层层裂隙,却并不散落,仍然呈合抱之势相偎成一个全体。青白、褐或许赭红的根柢上又大部着了翠色,梦中的额吉-驼梁——虽一般,却有着如此丰厚的内在和美丽沧桑中亦不失气愤,反倒多了一种寂静。偶有一两处鹤立鸡群的石壁,似有崔嵬之态,略撑起了驼梁的风骨。就在入景区后走不多远,一处青白石壁横立如巨墙,壁上横纹叠生,又凸出大巨梦中的额吉-驼梁——虽一般,却有着如此丰厚的内在和美丽细小如利器的石棱、石尖、石角,为驼梁的柔软注入了几分坚毅。沿路各色石,巨细纷歧,形状万千,石上又多各色斑纹,虽不及名山的石有古人的题刻和吟咏,只静静藏匿在这寻常的山中,却一点点不影响游客的欢欣,纷繁停步倚石、攀石、或坐于石上留影,尽展欢颜。路遇一大石,高约四五米,形如歪斜倒置的犁铧,又如一只并拢曲折五指的巨手向游人致意。同行的同伴们来梦中的额吉-驼梁——虽一般,却有着如此丰厚的内在和美丽了兴致,手攀足登依次爬上石顶,立于石上振臂喝彩,女伴们则于石下斜斜倚石而坐,石上石下的人于同框中来了一个异样的大合影。

路傍清溪,溪中石亦是横、顺、卧、立,石上生苔,块块莹碧。潺湲的清流或于垒石间冒出,或于平展的大石上漫过,或于石隙间涌泻,或轻盈绕石,抹平了大石的棱角,抚圆了小石的身躯,一路与石相依相搏,随势腾挪,泠泠欢唱。遇到落差,便陡但是下,激于石上,碎成珠玉,跌入潭中,溅起白雪。这儿的瀑多薄流,似垂下的珠帘,水流帘动。细微处,又如洒下的银线,缕缕飘飞。最壮丽的当属三潭飞瀑,一股急流在大石间连续碰击两度下跌,瀑飞银练,直冲碧潭,水声喧闹,气势夺人。最诱人的应是彩虹瀑,想有太阳时,那细细的流该是七彩闪耀、熠熠生辉吧!哦,这生动多姿的驼梁。

抚着绿树、伴着清溪拾步而上,穿出挺立秀直的松林,顿觉恍然大悟,一片美丽的草原——云顶草原尽现眼前!驼梁,总是给人惊喜!站在松林边的木栈道上,依栏展目,栏外微斜的缓坡向四周环伸开去,漫坡及膝深的葱翠芳草,中杂各色轻盈的野花,似蝶翩然,一片艳丽。草甸边际,凸起密密的松林,如筑起了深碧色笃实的墙,让人模糊置身塞罕坝上。北面高坡边际,索道口处,大片绚紫的花朵在微风中轻摇。踏着木栈道绕过松林,再往上走,直至峰顶,一路便都是青草野花的阔朗国际了。

峰顶,近了。路仍然弯弯慢慢的向上,不陡不急。俯身行上一段,抬眼望望,视界内,路的止境消失于与天接处,想那儿大约便是山顶了。爬上去,却发现路拐了弯儿,于花草间又斜向另一山头。如此几折。峰顶一直像个狡猾的小孩子在与你捉迷藏,在前方逗弄你招引你,一是抓不着,却又让你不愿轻言抛弃。大约期望也是如此吧。

登攀中不时回望死后的景色。松林逐渐没进了山下,于漫山浅翠中投下一片片深碧的影子。凹下去的山环儿似一只只巨大的碗盏,盛着迷人的绿。极目远望,群峰绵绵,心不由生出激动和骄傲来。身侧走过游客,耳畔飘来他们愉快的言语:最好的景色在前面!对呀,一重山来一重景,步移景换畅心田。回身再上。待再回身,远处的山峰已笼了氤氲之气,似有了仙界的滋味。白色的雾仍自东源源而来,像自一个隐形的巨大怪物口中喷吐而出,一团团的涌动着,只一瞬间,山间便模糊了。再望西南诸峰,山尖处几朵清闲的白云悬浮着,静静地,静静地,一丝不动。身边也渐起了雾,苍茫的、凉凉的扑了来,纱似的一层又一层,笼了身边的野草闲花,隐遁了翩飞的蜜蜂蝴蝶,人亦入了幻景一般。此刻的驼梁,如一位半遮面纱的女子,多了几分奥秘。越向上,雾越浓,至驼梁峰顶,峰下已是苍茫一片,再也望不见远处的山峦了。

看看已近集合时间,恋恋地下山,仍一再回眸,暗暗在心中细品驼梁。没有显赫的声名,没有凌厉的气势,没有古人的赞咏,没有宝贵的遗址。它仅仅祖国壮美山河中一座一般的峰吧。虽一般,却有着如此丰厚的内在和美丽,又以如此平缓的气质给人带来无限的欢喜,让我无限感念。

哦,驼梁,已入了我的心中。

转发:石家庄旅行

转发人:安启难